愚人的背後2

〈注意!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。〉
一、與國家歷史、事件無關
二、若看到有(/)隔著表示敏感字眼。
三、劇情惡搞、人物個性扭曲有(?)、大多居惡友對話與對話(請多見諒
四、有雷者慎入、不喜好者勿入。(歡迎無節操者)


 
(目前是這樣 之後進度若有多CP會在進度上標明谢谢)
小藍廢言:嘛...很簡單的說,這篇是我有史以來寫很多字数的一篇,因為太多所以放一點上来,(會在未完结文章寫上待續直到完结)日後會更完,墾請這里觀看文的成員們見諒,為了愚人節,小的在此献上此廢文,希望大家愉快XD
  「可惡...!」頭上頂著小鳥的基爾伯特在回去的途中,心裡抱怨著,剛才在酒吧被那兩個傢伙無緣無故的推舉要整小少爺,現在本大爺回去,WEST一定會擔心的問個不停,以及小少爺,會如往常一樣吐槽本大爺。

  明白回家後怎樣子會被念的基爾伯特,十分不想回去,反而隨便繞到附近的商店街。

  晃著晃著,當他無意瞥見某間店,玻璃窗內展示新貨,好像是新開幕的店,本大爺沒見過...那展示的東西是...?基爾伯特看到那東西時,當場愣住。

  瞬間,靈光一閃,基爾伯特想到了某個記憶。

  "哈!哈!哈!哈!原來基爾很在意羅德阿!"不對!...為什麼本大爺會想到那句話!?...對了,本大爺想到要怎麼整小少爺了。

  一個惡作劇的念頭,在基爾伯特的壞笑中,散發出神秘的意味。

  --------------

   「大哥,怎麼這麼晚回來...?」一回去就看到路德維希皺眉問道,身為大哥的基爾伯特靠臉三句話就敷衍過去,雖然他自認為自己酒品不錯,但畢竟一喝多,也是很容易醉的,不管路德維希說什麼,他早就聽不進去了,唉,果然是因為碰到朋友,喝太多了?路德維希決定下次在大哥醉著回來之前,提前去酒吧接人。

  把基爾伯特放到床邊躺著,蓋上棉被,路德維希嘆了一口氣...今晚,除了熟睡的大哥,還有待在琴房的羅德,還在琴房忘我的練習鋼琴。

  -------------

   叩!叩!叩!

  本來持續彈奏的琴聲,被敲門聲給打斷,房間裡的主人打開門。

   「這麼晚了,找我有什麼事...是路德?」

「呃...我才想問,羅德,都已經這麼晚了,怎麼還不睡?」路德維希一副"你不睡覺也不要在晚上練鋼琴會吵到人"的表情擺在臉上,羅德里赫看了他一眼,明白是怎麼一回事。

    「...笨蛋先生回來了是嗎?」

    「恩...是回來了,不過大哥看起來,肯定是喝醉了,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晚回來,他隨便幾句話就敷衍過去。羅德,今天已經很晚了,我要回房休息,你別太晚睡。」瞧對方點頭,梳著油頭的男子回房間去,隔沒幾秒,羅德輕輕打開門發現,一臉天然呆的呆毛男子向夢遊般地走向路德維希的房間,打開門後,可以很清楚看到關門的動作。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"今後,這台鋼琴就是屬於你的。"

   "真的嗎?我這麼弱,能配上它嗎?"

  "實力的強弱跟能不能擁有這台鋼琴,沒有絕對的關係。"上司笑著說, "重要的是你自己是不是能用心去彈好一首曲子。"

  "我一個人能夠彈好它嗎?這是要彈奏給大家聽的曲子,我好怕我彈錯。"

  "你可以的,"上司慈祥的笑著,輕撫他的頭,"總有一天 ,你會彈完這些曲子,到時候,等你有能力寫曲後,你要寫一首曲子,給你心愛的人,我相信,當他聽到你為他彈奏的曲子,你心愛的人一定會很感動的。"

不曉得是什麼時候, 哪位上司說過這句話, 但我始終沒忘這句話, 而我也正等待心愛的人出現 ,默默做出憑空想像的樂譜。


  就是那個時候,上司的話使我更有勇氣去練習鋼琴,而那位上司去世時,我相當難過,眼淚不停掉下來,但我始終沒忘記要不斷反覆練習,因為在上司去世之前,說了那幾句話。

  "不要向我都沒跟喜歡的人說道,那句"我愛你",就算對方聽到會拒絕,你只要把你自己的想法藉由曲子讓他知道,你有多喜歡他。"

  至今我成長了,但,這項承諾尚未履行,我始終沒有對伊麗莎白說過那三個字,因為她對我而言,就像是我的姊姊般,我曾試著想把她當成情人,但沒有讓我心動的感覺。

  狂亂而高低起伏的曲子 ,第一直覺出現在我的樂譜裡, 我很納悶為什麼心裡會有這種漣漪,直到基爾伯特出現,我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喜歡上他,雖然對方一直嘲笑我、 諷刺我, 甚至連戰/爭也有好幾次打贏我,可是...一旦真正動了情,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,哪會下得了手?手邊的樂譜 ,其實也有自從碰到基爾伯特之後 ,寫出很柔和的曲子, 不過公私分明 ,該做的事也得做完, 一定要了結才能夠...想到這 ,我開始猶豫,這種感情,真的是我必須面對的?

  "哈!哈!哈!小少爺,你成天在家裡只會彈鋼琴,是無法和早已養精蓄銳的本大爺匹敵的!"

  "笨蛋先生,你哪會懂得我必須練琴的原因,如果你不認同,請你離開!"

  "嘖,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少爺,哪裡需要什麼必須練琴的理由?還不如像本大爺學學如何打敗敵人,還比較實在,哈!哈!哈!哈!"

  "你是不會懂的......!?"

  鈴!鈴!鈴!鈴!鈴!鈴!

  !

  被驚醒的羅德里赫,起身走下床去按掉櫥櫃上的鬧鐘,仔細看時間,凌晨四點半。

  什麼時候調那麼早的...?

  心跳、加快。

  羅德里赫再度返回躺著,闔上眼,試圖不想剛才做的怪夢。

  拜託,讓我好好睡一覺吧。

  今晚,有人睡得很熟,也有人睡不好。

   在那個日子來臨的前一天。
  
  外頭正在下著雨,羅德里赫梳洗完後往餐桌的方向走,家裡是他唯一能記得最清楚的地方
,任何房間的位置,都比在外頭還要有人指引來得好多。

  「呃,羅德,你看起來精神不太好...」很早在準備好早餐的路德維希,手持奶油刀塗抹果醬在薄片吐司上頭。

  「恩...只不過是做了個很奇怪的夢...」

「是嘛...對了,大哥他窩在房間裡不曉得做什麼,他只叫我去拿早餐給他,遞完早餐後,大哥就迅速把門關上,真令我好奇,大哥到底在做什麼事,抱歉,羅德,今天只有做這個當早餐。」

  「沒關係,反正我也吃不了那麼多。...菲利,他回去了嗎?」

  「!」一聽到"菲利"兩個字,路德維希很驚訝羅德里赫問這個,「還沒,他還在睡。」

  「路德,下次買個鎖吧。」羅德里赫拍了拍路德肩,對方點了點頭表示同意。

  兩人在飯廳用完早餐後,羅德里赫去琴房,繼續練習他的鋼琴。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

  房間內,基爾伯特解決完早餐後用很快的速度,敲打著鍵盤。

  電腦畫面顯示"筆記本"的內容,充滿密密麻麻的字,以及WOM聊天系統開著,視窗的顯示成員上顯示著兩位連絡人:安東尼奧跟法蘭西斯,會客室的名稱則是"惡友"。
 
  『系統顯示:你有一則訊息=』

  好/樣/的,本大爺精心安排的計畫還沒打完,你們兩個急什麼急!立刻在會客室裡回了一句
: 『再等一下,就快好了!』

  等待明天來臨之際,就是計畫開啟的時候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  當天早上,天氣很晴朗,路德維希家依舊是老樣子,忙碌的忙碌、練琴的練琴、悠哉的悠哉。
 
  羅德里赫一如往常,在用完早餐後走去琴房,掀開鋼琴蓋,不慌不忙的拿出樂譜放置在鋼琴前,黑白相間跳動,彈奏出一流的旋律。

  通常想進門的人,一定會先敲個門之後,再詢問房間裡的人是否讓他進去,才打開門。偏偏,是個既不敲門也不打算詢問就直接開門,硬闖進來的人。

  「喲!小少爺練得很勤嘛!」見對方停下手邊的動作,基爾伯特繼續說道,「怎麼啦?
看到本大爺就不彈了?」

  「笨蛋先生,你何不先去學學路德有禮貌的開門方式,再問我為什麼會比較好吧。」

 

  
  「本大爺可不吃禮貌那一套。」基爾伯特毫不在乎羅德里赫的冷眼,「反倒是小少爺你,昨天本大爺聽WEST說,你昨天精神不是很好,連平時拿手的夜曲,彈錯好幾遍,你是哪裡不對勁阿?」  

  「那是因為...」羅德里赫原本想反駁回去,但經對方一這麼說,沒有繼續講下去。

   「那是因為什麼?該不會是"只不過沒睡好,才分心彈錯"這原因?」基爾伯特想也沒想就說了出口。看見面對他這樣揣測而困窘的羅德里赫,他開始更想知道羅德里赫等會怎麼回答。

「是又怎麼樣?」羅德里赫不加思索的說,「笨蛋先生,我才想請問你,昨天你在你的房間,是做了什麼大事業嗎?吵得我和路德差點睡不著。」

  
  「本大爺正在做什麼,你管不著。」

  
  「就如同你剛剛所說的,我分心彈奏不好夜曲,你憑什麼來管?」

  
  「哼!那是因為WEST很擔心你才叫本大爺來問你到底是怎麼了,不然本大爺早就去做自己的事。」

  基爾伯特看到羅德里赫懷疑的眼光,走向對方前的鋼琴說道,「真不愧是小少爺,連這麼古老的鋼琴,能保養到那麼好,只可惜--」

  
  「它就要賣給別人了。」

(待續)
發文日期:4月11日

題目 : APH
部落格分类 : 漫畫卡通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訪者

free counters

FC2計數器

貼紙